心有恶念 - Chapter56漫天华彩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第56章  漫天华彩
    晚上包好的饺子会冻在冰箱,明天一早吃。
    舅舅家和姥爷家挨着,四周的院墙把两栋房子围在了一起,小时候每年寒暑假回来你就两家乱窜,上顿在这边,下顿在那边,更有趣的是,明明刚吃完姥爷做的饭,转过头还能在舅妈那吃一碗。
    简直能吃的不行,小学六年,你一直是班上最胖的小女孩,你的小名儿其实是猪猪,因为刚出生总生病,姥姥想让你像个小猪崽一样健康长大,就取了这个。
    上三年级才从妈妈那听说原来你不是珍珠的珠,当天晚上就哭着和姥姥打电话,说你不要叫猪猪了,你不是猪。姥姥说那就是个说法而已,贱名好养活,但怎么劝你都不听,就是要改掉。
    还是姥爷接过电话,慢慢哄你,那就改成掌上明珠好不好啊,你觉得这个好听多了,稀里糊涂地就答应了。
    唉,但所有人还是会叫你zhuzhu,也不知道大家认为的字是哪个。
    春节晚会一年比一年无趣,但它就是个神奇的仪式感,是守岁必不可少的。
    即使大家在聊天,根本顾不上看小品演了什么,但只要开着,听着电视里的人说话,好像就会感觉踏实。
    舅舅舅妈包完饺子就先回去了,得回去把炮拿出来烘一下,必须得有人看着。
    贝贝简直就是家里的活宝,和谁都能聊一会儿,小嘴叭叭叭地,即使听不懂大人的一些话,也能顺利拐到他感兴趣的话题上去。
    “小姨,你吃巧克力吗?”他坐在桌边的小板凳上,两只小手试探地摸着装糖果的盒子,因为他妈妈严格控制着他的零食,也不许家里人随便投喂,所以连盖子都不是小孩可以轻易能打开的那种。
    你看他想吃却又害怕不好交代的样子,笑了出来,“我不吃呀,我刚刚吃了好多饺子,特别好吃。”
    “是吗?可是饺子没有巧克力好吃呀。”在孩子眼里,什么都比不过零食的吸引力,曾经对你而言,  辣条可是比饭好吃多了。
    “可是我不觉得诶,吃饺子可以填饱肚子,还能长个,你看这个叔叔就是好好吃饭才能长这么高的,不信你问他。”
    你看了眼居珩,示意让他配合你。
    “对,我吃很多饭的,你想不想感受下长到我这么高是什么感觉?”
    贝贝眼睛瞬间亮了,他爸爸和姥爷个头都是中等,所以他其实第一眼就觉得这个叔叔好高,走近一点的话,要把脖子仰得很靠后才能看到脸。
    你没问过居珩到底多高,但估计有一米八五,穿上鞋可能不止。
    “想!怎么高?”(怎么到你这么高?)
    屋里人多,站起来会显得有些局促,他就带着贝贝走到外面院子里,因为一直亮着灯笼,你看见他轻松地提起穿得圆滚滚的小南瓜放在了肩上,抓好他的腿。
    贝贝开心地大叫,“好高啊!好高!前面,去前面,我要摸树枝!”
    院里有棵二十多年的银杏树,夏天枝繁叶茂,从最接近地面的分支到顶端,有六七层,若是下雷阵雨,树下的地面都不会被打湿。
    秋天树叶尽数染上金黄,灿烂纯净的颜色仿佛洗去了秋日的萧瑟,为时光添上一份静美。
    冬日里虽然只有树干与枝丫作伴,但它最细嫩的枝条都蕴含着惊人的生命力。
    居珩走到一根快碰到他头顶的枝条旁边,看着贝贝伸出手握住,一边小心地叮嘱,“不要使劲拽它,它会疼的。”
    贝贝点点头,很快放开了,顺便也失去了和静物相处的兴趣,“快去给他们看下,我现在好高!”
    居珩有些无奈,他从来没有和这么小的孩子一起待过,就算亲戚家的,最多也只是摸摸头。但也只能走进屋里,让小家伙儿过足了瘾。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表姐过来让贝贝喝点水,一摸他背上全是汗,实在看不下去,把他拘在了屋里好好坐着,不许乱动了。
    一家人说说笑笑地,时间过得很快,他们并没有问居珩什么问题,有些都是他主动说的。因为你是第一次带人回来,所以看到这样的状况也大松一口气。
    十二点快到了,村里有些着急的人家已经放起了鞭炮。你老爸看了下时间,还有五分钟,就先把烟花放在了院子里,红色的鞭炮则铺开在前门,鞭炮只要点燃就行了,主要是听响,大部分人都在后面等着看烟花。
    你主动说等会儿让居珩来点炮,姥姥给你找来香,用炉子点燃。
    “给,等会儿看清再点,点燃后就迅速退后,现在引线时间都比较长,别着急。”你把香交给居珩。
    “好。”但可能是被寄予了这样的“重任”,他的手有一些微微发抖。
    这会儿就你们俩在前门站着,你握住他的手,没说话,只是看着手机上的时间。你老爸还在屋里喊着,“珠珠,等会儿到时间我叫你,你再点啊。”
    “好嘞~”你边回话,可握住他的手却没松开。
    “5、4、3、2、1…”春晚节目上的倒计时响起,你也听到了喊声,松开他的手,轻轻说了句,“去吧。”
    居珩弯腰点燃了引线,很顺利,你拉着他迅速退到门里,关上了大门,外面一阵噼里啪啦,有些炸裂的小纸筒都弹到了大门和窗户上,发出砰砰砰的声音,一时间,村里各处都响起了鞭炮声。
    “走,快去看烟花,他们应该刚点上。”
    一家人各自找位置站着,有的拍照片,有的录视频,你妈妈正在让你姥姥给找帽子,下午刚洗过澡,要不然等会儿又落一头灰,这可是近距离看烟花的独家体验。
    你和居珩就站在人群最后边,静静地看着在深沉的夜幕中上升的一道道璀璨烟火。
    乡下远离城市的光线,阡陌小道上更是不存在明亮的路灯,夜色总是很纯净,你最喜欢在夏天晚上看星星。
    不同方向燃起的烟花,交织成错落有致却又无比默契的盛大演出。
    你从来不会用机器去记录这些短暂却绚烂的瞬间,因为无法复刻你看到它们的心情。
    居珩站在离你两步远的距离,他慢慢靠近你,稍微转过身看你的侧脸,你不想因为他分心,依然看着这漫天华彩。
    在一下接一下的迸发声中,他清朗的声音却坚定地传进你耳中。
    “我从不信宗教,但你是我永不背弃的神明。”
    像起誓般郑重,他微微低头,向来张扬的眉都变得温驯起来,目光垂落,看向地面。
    是了,他不会抬眼看你,因为不可直视神明。
    因为将夜色照得恍如白昼,你能轻易看清他不曾颤动的黑色睫羽。
    唇角只略微向上提起,并不是激动和欣喜的神色,若是他双手合十,仿佛正在殿堂里跪拜的普通信徒。
    他轻轻地将你的手放在他的头顶,你似乎穿过了他的血肉,触及到了他的灵魂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